中国猪肉涨价的背后

2014年,小米创始人雷军说过的一句话:「创业,就是要做一头站在风口上的猪,风口站对了,猪也可以飞起来。」,于是,「飞猪理论」的说法一时间风靡互联网创投圈,无数创业者投身创业浪潮中,试图做一只站在风口上的「猪」。

但让雷军想不到的是,时隔5年的今天,创投圈凉了,互联网热度不再,就连乌镇大会的饭局都没人看了,可当初被用来形容创业者的「猪」却火了。

2019恰好是己亥猪年,猪肉的价格如同坐上了火箭,短短半年时间,很多地区已经从十几块一斤涨到了五六十元一斤,供不应求。

但有些人的日子却非常不好过,比如雏鹰农牧的董事长侯建芳,整日眉头紧锁。

今年本该是养猪上市公司们扬眉吐气的一年,可中国养猪第一股——雏鹰农牧却深陷财务造假、现金流紧张的漩涡中,还被迫用火腿肠、猪肉「肉偿」5亿元的贷款,侯建芳个人则被冻结了约40亿人民币的股份,这种行情下发生这种状况,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更惨的是那些跟雏鹰合作的下游养猪户,本身饲料由雏鹰供给,如今却遭遇了断供,即使把家里的粮食都给了猪吃,依然有一户人家在喂了2000斤玉米给猪吃之后,15天的时间里还是饿死了57头猪,欲哭无泪。

而养猪户收代养费给雏鹰有偿养猪,不但拿不到钱,很可能还要大赔一笔。

年初刚刚贡献了「猪饿死、巨亏30亿、股价却暴涨80%、最后肉偿」的A股新段子,雏鹰在两周前却因为资金链断裂、业绩巨亏遭遇证监会勒令退市,外界纷纷感慨「时也命也」。

2007年至2017年,雏鹰农牧实现净利润总共约20.12亿元,而一个2018年,就亏掉30亿,真的是「辛辛苦苦十几年,一夜回到解放前」。

外面猪价还在不断上涨,自家的猪却在不断饿死,在能大赚特赚的时期掉了链子,迎来巨亏,不知道侯建芳后不后悔把养猪的钱给儿子拿出去搞电竞。

01

侯建芳早年发家的历史非常简单,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河南农家子弟,靠着自己辛勤劳动,一步一步做大做强,最终上市的。

1988年,时年22岁的侯建芳第三次高考落榜,因为1分又一次与大学失之交臂。家境贫寒的他无法复读,于是未经家人同意,直接自费100元去郑州牧专上了为期23天的畜牧培训班,随后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旅。

即便是仅有200元的起步资金,侯建芳也相当的有规划,从中拿出了30%先投入研发。

创业途中的磕磕绊绊在所难免,1995年一场鸡瘟疫袭来,侯建芳的养殖业受到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。

5000多只鸡死到只剩下700多只,这对侯建芳打击很大,前几年赚的钱,基本赔光了。但是,侯建芳坚持了下来,随后在1996年迎来了火爆的市场行情,并赚了一大笔。

不过,疫情的发生也让侯建芳意识到养殖单一物种的风险,于是他作出了人生中第二个重要的决定:养猪。与此同时,他养鸡规模也稳定在80万套左右。

此后,雏鹰农牧正式开始了规模化养殖的道路,一路不断发展壮大,先后经历了03年的非典、04年的禽流感、06年的高热病,侯建芳也越挫越勇,最终于2010年,靠着养猪,雏鹰农牧顺利上市,成为了「中国养猪第一股」。

当时侯建芳身价已达70亿,后来更是一度登上河南首富的宝座。

此时的侯建芳还是一副专心养猪的朴实形象,还没有被互联网红火迷惑了心。

但很快,故事发生了变化,2014年,猪肉的价格跌到了底部,雏鹰在这一年亏损了1.84亿,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雷军们、徐小平们所代表的互联网风口论。

在互联网创投圈里,滚烫的热钱不断在锅里被一群投资人和创业者翻炒着,雪球也越推越大,参与者们各个西装笔挺,天天出席各种盛会指点江山,钱都装满了自己的裤腰带,侯建芳这边却干得是伺候畜生的活儿,帮猪洗澡、喂食、养膘,还亏钱,不可能不眼红。

于是,2014年6月,雏鹰农牧宣布进军互联网,开始推行自己的「生猪、粮食、互联网」三大生态布局,千万别忘了,上一个高喊生态的贾跃亭,还在美国继续骗钱呢。

搞互联网总得有人懂吧,好在侯建芳有个儿子,1991年出生的侯阁亭。

我之前在一篇写斗鱼直播的文章里写过,如今玩姑娘、开跑车都是最低级的富二代,像王思聪、侯阁亭等一些「有梦想、有事业心」的富二代,最终事业的落脚点一般都是电竞行业。

得益于行业没发展起来,而衣食无忧的富二代从小就不怎么好好上学,跟游戏为伍自然是家常便饭,就业口就比较窄,一般都是去电竞、动漫行业创业。

侯阁亭也不例外,对养猪生意不感兴趣的他早在06年就曾经自己组建了电竞团队参赛,14年成立的热美文化也很快在电竞圈里崭露头角,最后收购了国内顶级职业电竞俱乐部OMG,他爹侯建芳自然也是中国好爸爸,给了他一千万拿去玩儿。

侯阁亭除了坐拥OMG战队之外,还从另一个富二代蒋鑫手里买过了Snake队的控制权,皇族战队也被他收入囊中,WEA(WE战队旗下的第二支队伍,后改名M3)战队的股东中也有其身影,此外全民直播也是他一手创立,与王思聪的IG、熊猫直播风头无俩。

2016年,侯建芳觉得儿子发展得很不错,更是拿出了5个亿人民币给儿子搞电竞基金。

但输送的资金似乎并不起什么作用,侯阁亭的OMG战队在2017年结算时亏损一度高达1400多万,全民直播资金链断裂的新闻更是频频传来,先后经历主播讨薪、公司裁员,最终人去楼空,侯阁亭750万人民币的股权也被法院冻结。

儿子玩脱了,父亲也没有闲下来。

从进军互联网以后,侯建芳的雏鹰农牧先后发起了16起收购,包括食品、金融、银行等等,共计65.8亿元,在扩张未果的情况下, 雏鹰农牧在2018年又接连受到金融行业改革和猪瘟疫情的多重打击,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。

雏鹰去哪弄这72亿的现金呢?曾经有媒体揭示了它家的一项新发明:猪圈转移大法。简单来说,就是跟股东要钱说一起建猪圈,建好后迅速卖出套现,拿到钱后去搞别的,路子很野。

一个猪企,这是不看菜谱,不做火腿肠,研究上兵法了。

02

除了雏鹰农牧,中国知名度最高的两个猪肉制品的品牌,大家都耳熟能详,如今也遭遇了一些困难。

一个是双汇,另一个是雨润,两者都靠冷鲜肉起家,而和雏鹰农牧的区别在于,这家最早都是不养猪的。

中国的养猪,一般分为五种模式:

1、自建现代自动化养殖场,公司仅自己养猪

2、公司+养猪基地+农户,公司除了自己基地养猪,还跟农户签约,让对方帮养

3、公司+农户,企业自己不养猪,全靠收购农户养的猪

4、小养猪场和其余散户,大小规模不一

双汇的前身是河南漯河市肉联厂,主要工作收购猪和杀猪,自己不养猪,相当于模式3。

当年作为第一批改革试点企业,漯河肉联厂由河南省下放到漯河市,双汇开启了改革元年。

按照双汇董事长万隆的说法,企业刚下放时,生猪价格还没有放开,工厂按国家计划价格收不到生猪,工厂停工待料,企业没有活路,员工工资没有着落。双汇在收购生猪的时候,主动上浮了2分钱,解决了工厂长期无米下锅的难题,同时出口前苏联、东南亚等地区,不到五年就成了中国最大的肉类出口基地。

1992年双汇火腿肠的问世,在当时带领双汇走入了肉制品深加工行业,成了现在家喻户晓的品牌。

但双汇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挫折,2011年的瘦肉精事件,双汇就有所波及,毕竟不是养猪企业,一年宰杀3000万头猪,自养的猪不过1%,生猪都靠收购,很难把控上游猪肉的安全,谁知道养猪的散户给猪喂了什么东西。

为了补齐产业上游的短板,很快万隆的双汇也开始建设自己的养殖基地,自己养猪,开始走向模式2。

很不凑巧的是,在去年9月的时候,双汇在从黑龙江养殖基地运送到郑州屠宰场的过程中,发现了猪瘟病情,直接将屠宰场1300猪全部杀掉,并暂停了郑州屠宰场的生产,进行消毒。

两个月后,台湾地区一次偶然监测出了双汇脆脆肠中包含的猪瘟病毒,食品品牌出现这种问题自然相当要命,随后双汇股价几个月内蒸发了100多亿。

100%致死率的猪瘟出现,对于肉制品加工企业来说,生猪不得不全杀了消毒,还不能投放到市场上,围绕着猪肉相关的肉制品价格也当然不得不涨了。

03

两个河南的猪企今年「猪」事不顺,江苏的雨润集团也没好到哪里去。

与雏鹰农牧类似,雨润也深陷财务困难之中。老板祝义才欠了一屁股债,资金链断裂,最终还因为行贿锒铛入狱,比侯建芳还惨,侯建芳最起码还能在外逍遥快活,祝义才是被监视居住了整整4年,今年1月才刚刚放回家。

祝义才的生平往事也比较简单,他生于1964年,1989年大学毕业后进入安徽省交通厅下属的一家海运公司工作,一年后辞职下海经商,最初在合肥做水产生意,赚了480万元,他的第一桶金。

3年后,祝义才在南京成立了南京雨润肉食品公司,主攻低温肉食品厂。

与雏鹰农牧和双汇不同的是,雨润一直走的是收购农户生猪的路线,自己从不养猪,只杀猪。

而到了1996年,成立才仅仅4年的雨润,总资产也不过5000万元,竟然收购了总资产7000万元的南京罐头厂,成为了江苏首例民企收购国企的案例,被外界称为「蛇吞象」。

随后,祝义才按照类似的方法,四处并购50多家陷入困境的肉联厂,雨润一举成为国内肉制品行业的龙头,祝义才的身价也水涨船高,以2.3亿美元的身价成为了04年的江苏首富,05年,雨润食品在香港上市,祝义才身价再次涨到了30亿。

在一番攻城略地之后,除了食品,雨润还进入了房地产行业,2002年祝义才再次出手,收购了南京河西房地产开发公司。

收购完成后,祝义才很快就找到了他的下一个目标——中央商场,并在这次收购案中因为行贿,将两位官员拉下马。而这次收购案中最搞笑的是,借助两位官员的力量,祝义才先从中央商场借了4000万元人民币,随后祝义才又用这4000万收购了中央商场。

而11年雨润更是因为火腿中掺杂了过期肉,被安徽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厨师揭发,想拿1万元私了。一个月后又接连曝出问题肉、瘦肉精残留等问题,股价一跌再跌。

15年东窗事发,祝义才被逮捕,关了1400多天,刚刚才出狱,而雨润现在已经欠债高达108亿港元。

不好好杀猪、不务正业的祝义才,曾经用激进的收购策略和疯狂地涉足房地产、文化、旅游等领域,最终深陷债务泥潭,转型房地产和互联网也失败了。

雨润的债务问题怎么解决成了祝义才首要的任务,百亿港元的欠款压在身上,更不要提养猪杀猪了。

04

钱钟书说过,婚姻是座围城,里面的人想进去,外面的人想出来。

这话放到猪企,没养过猪的房地产、互联网公司身上也不例外。

一边是雏鹰、雨润跟猪打了半辈子交道,伺候了猪一辈子,饱受歧视,觉得低人一等,都想以各种角度切入互联网;而另一边是网易、京东、万达这边互联网企业、房地产公司,站在鄙视链的顶端,认为养猪是个轻松赚钱的行当,自己用资金、用互联网技术解决效率问题,肯定能大赚特赚,拼命想挤进来。

网易的老板丁磊有几分老实,09年他因为烫火锅时吃到一份可疑的猪血,丁磊决心自己去养猪。他公开表示,网易初期计划养10000头猪。

从开始搞网易养猪场,丁磊养猪失败的谣言就没断过,每过几天都有小道消息传出说养猪场「黄了」。

不过到了2013年,初期的「养猪三人组」另外两位负责人先后离开网易,当年网易猪场存栏量只有400头,外界更是一片看笑话的状态。

好在丁磊一直坚持着没放弃。

15年的时候,网易农业还发了公开信:「我们确实高估了自己,也高估了养猪中所面临的问题。农业对于网易真的是一个全新的领域,复杂的供应链管理的确也不是互联网公司的长项。我们的脚步还是不够快,但是我们相信种因得果,果实可能来的有点晚,但一定比其他的都甜。」

16年,网易才放出了首批可供购买的黑猪肉,而养了7年,网易才养出2万头生猪,要知道,中国生猪存栏总数大约是7亿头,丁磊的猪连个零头都算不上,只能在网易食堂吃到,其余的在网上拍卖,真的只是网易特供了。

「订个小目标,赚他一个亿」的王健林,也曾经想过去贵州丹寨县养猪,不过最早的目的是扶贫,他计划建设30万头规模的黑毛猪养殖场和屠宰场,全国品口人口无偿入股,享受分红,而生产出的猪肉通过万达的渠道卖到全国。

不过当一段内部流出的视频公开后,我们也能看到首富的无奈。

王健林强压怒火,对着丹寨县政府的人员说:「原来我以为盖个猪场……他回去跟我说要十万头猪场要几个亿,我说你盖个猪场要几个亿,我们盖个五星级酒店才多少钱?」

本想借着养猪扶贫的名义,顺道进入贵州,可万达在动手养猪前考察了全国5个养猪企业,发现都不怎么挣钱,于是便放弃了在丹寨县养30万头猪的宏伟大计,回到了万达熟悉的老本行上——万达小镇上去了。

首富养猪看来也有困难。

2018年5月,房地产大亨碧桂园曾也试图入场,在官方公众号上发布招聘养猪人才的启事,要服务自己的社区生活服务平台「凤凰优选」,6月15日,「碧桂园农业控股有限公司」正式揭牌,至今还没有养出一头猪的消息出现。

刘强东的京东曾经也一度号称要养猪,要回老家种大米,不过雷声大雨点小,最后深入调研后发现京东实在没有扩大战线,搞农业畜牧业的必要,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不过东仔养不了猪,也没放弃猪相关的产业,最后京东的落脚点跟阿里一样,用技术力量帮助养猪企业,实质上跟养猪没什么太大关系,玩的是「猪脸识别」,高效管猪的那一套,相当于猪行业的SaaS。

养猪是个非常复杂的供应链,无数商业大佬想要跨界进来,但最终都是雷声大雨点小,一是养得不好赚不到什么钱,二是技术难度远超互联网公司,毕竟是养牲畜,还要使劲让对方长肉,一不小心饲料费可能就比生猪出售的价格还高。

按理说中粮集团养猪应该会轻松很多,本身就经营着三农产品的业务,旗下有蒙牛这个牛奶品牌丰富的养牛经验,算是半个专业队了。

而从2007年开始,中粮集团在天津、江苏和湖北合计投资超过200亿元建立了三大生猪基地,而养到了2018年,每年中粮肉食生猪出栏量也不超过240万头,一个季度也就60万头左右。

养猪的难度,可见一斑。

05

除了想要转行养猪的业余队,资本方本身对中国养猪这个产业也非常感兴趣,但相较于互联网大佬们的亲自下场养猪,投资可能要轻松不少。

2004年,国际资本巨头高盛获得雨润13%股权,踏出进入中国生猪养殖行业的第一步;2006年,高盛又斥资20.1亿获得双汇集团100%股权。两年间,生猪养殖下游加工业两大巨头先后被高盛染指。

08年的时候,高盛作为双汇和雨润的股东,也曾经投资了3亿美金收购了十几家养猪场,在湖南、四川、福建附近养猪,媒体的口径一致是要警惕外资控制中国猪肉安全,但后来高盛也没了动静,生猪很可能养好了卖给了自己投资的公司。

一年后年,高盛又开始做中游的渠道,至此,高盛完成了在中国生猪养殖行业的全产业链布局。

另一个玩「钱生钱」游戏,入伙中国养猪大业的,是德意志银行。

2007~2008年中国生猪价格每斤从8.7元猛涨至17元,国家拿出25亿元补贴规模养猪,加大母猪补贴,扩大养猪保险覆盖面;另一边,欧美生猪及猪肉价格长期下跌,美国及加拿大政府出台宰杀母猪,减产10%的政策。

德意志银行就是看准了时机,在这个时间入场的,它先是宣布以60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上海宏博养猪场30%的股份,随后又注资6000万美元,参与近年来在天津发展势头很猛的宝迪农业产业集团,颇有中国之猪我都要养上一养的意思。

复星作为地产起家的投资公司,董事长郭广昌就相对聪明很多,09年被曝签约江西养猪大户国鸿集团,1.6亿投资养猪事业,但打开搜索引擎,无论怎么搜索国鸿集团,都只有一个破烂的官方网页,再无其他消息。

养猪是个烧钱的活儿,但想养出规模,养出水平,基本得几十亿人民币的投资起步,而且没个几年根本养不出什么效果来。

06

猪肉的缺口有多大?

根据南京证券的测算,2019年猪肉供给量为4547万吨,需求量为5400-5500万吨,猪肉供给缺口为900万吨。

而到了2020年,猪肉供给量为3827万吨,需求量在5400-5500万吨,猪肉供给缺口为1600万吨,会进一步拉大。

那进口不就完事儿了吗?更实质的问题可能是全球都「无猪肉可进」。

去年全球生猪出栏量约为12.98亿头,出栏量排名前三位分别为中国、欧盟(27国)与美国;我国6.94亿头的生猪出栏量,占到世界一半以上。

而产量方面,2018年全球猪肉产量约为11295.8万吨,中国以5400万吨的产量位居第一,也约占全球产量的一半。

而从猪肉出口情况来看,去年世界猪肉贸易量为810.4万吨,主要猪肉出口国有欧盟(305万吨)、美国(271.7万吨)和加拿大(135万吨),三国猪肉出口量占到全球的83.37%,共约711.7万吨。

夸张一点地讲,「全世界用来贸易的猪肉加起来,都不一定能补上中国的猪肉缺口」。

我们只能更多靠自己国家的农民来养。

但在2014年,我国《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》实施了,对散养户的管理开始趋严,全国开始在南方水网133县、京津冀等区域划定禁止养殖区,养猪逐渐成为各地「嫌弃」的低端产业。

效果是惊人的。

目前全国划定的禁养区4.9万个,面积63.6万平方公里,关闭或搬迁禁养区内畜禽养殖场21.3万个。

从2015到2017年,累计清退产能约6000万头。这些宏伟的数据背后,是一个个家庭养猪户的永远离去。

现在让他们再回来养,基本上不太可能了。

07

中国如今猪肉价格上涨,简单来说就是天灾与人祸的结合体。

养猪行业最著名的一个理论叫做猪周期:

肉价高——母猪存栏量大增——生猪供应增加——肉价下跌——大量淘汰母猪——生猪供应减少——肉价上涨。

猪肉价格高刺激农民积极性,疯狂养猪,造成供给增加,供给增加则肉价下跌,肉价下跌到很低,打击了农民积极性,农民放弃养猪,造成供给短缺,供给短缺又使得肉价上涨,周而复始,这就形成了所谓的「猪周期」。

中国所有上市养猪企业生猪出栏量加起来,只占到每年出栏量总数的10%,而中国的养猪散户出栏量则占到了7亿总量的50%。

如此庞大的基数造成了一个问题:猪肉价格基本上是随着散户们的养殖意愿来回波动的,这次又恰好赶上了猪瘟,价格自然水涨船高。

2006—2010年、2010—2014年和2014-2018年,三轮猪周期,基本上都是按照这个节奏来抖动的,在每次到达周期的价格底部,养殖散户们都会陷入巨亏,开始杀猪,发誓再也不养。而当看到晚养两年猪的邻居,挣钱不少,猪肉价格到达顶部时,又会再度入场,再次在周期中亏钱。

而刚刚因为环保问题被去产能的养猪户们,很可能不愿意回来了。

08

从过去的例子来看,07年生猪供给减少8%,猪肉价格上涨65%,11年生猪供给减少6%,猪肉上涨46%,16年生猪供给减少3.3%,肉价却上涨了22%,差不多是1:7的关系。

/uploads/files_user63/article/5dc4c7c3b537e507430.jpg

根据农业部的统计,到2019年9月我国生猪存栏量同比下降了41.1%,所以你很难想象这轮猪肉价格会涨到多少。

2019年9月第一周,根据统计局发布的权威数据,全国猪肉平均价格达到40.54元一公斤,而一些网友对我表示部分地区已经到了36元、40元一斤的价格,猪肉春节又会迎来一个销售旺季,我不负责任的估计一下,未来几个月内,可能有些地区要涨到70元一斤。

今年猪肉价格还远远未抵达顶点,而利润的下滑则让这些企业叫苦不迭,2017年,国内最大的养猪企业,温氏股份的净利润从2016年的118亿下滑到67亿,到了2018年,温氏股份的净利润几乎再次腰斩,下滑到40亿左右。第二大的养猪企业牧原股份,利润更是直接减少80%。

而利润下滑的背面则是股票价格的飞涨,牧原股份市值如今高达2068亿人民币,按照2019年出栏1200万头猪来算,一头猪的市值高达1.72万元,而且它们的身价还在继续玩命上涨。

与之相比,拥有10亿微信日活的腾讯,市值3.5万亿人民币,单用户市值只有3500块。拥有2亿日活的新浪微博,市值118亿美金,折算成人民币,一个用户只值300块钱。

真的是人不如猪啊。

全文完,感谢阅读,请顺手点个「在看」。

参考资料:

[1]. 2020年猪肉供需缺口加大、豆粕价格承压,来年通胀或有压力,南京证券,2019.10

[2]. 猪周期开启,如何影响通胀,海通证券,2019.03

[3]. 中国养猪往事,饭统戴老板,2019.08

[4]. 河南雏鹰农牧集团断粮背后,程亚龙,新京报,2019

[5]. 猪肉飞涨背后:深度调查非瘟持久战,财新网,2019.07

[6]. 温氏股份深度解读,承包全国10%猪肉供应底气何在?罗建军,2019.08

[7]. 一波三折的首富扶贫,中国新闻周刊,2016

[8]. 大佬们的掌上明“猪”,银杏财经,2019.09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